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Love's Farewell(爱的告别)
作者:Michael Drayton(迈克尔·德雷顿)
出版年代:1593
编注:迈克尔·德雷顿(Michael Drayton,1563—1631),英国诗人。这首十四行诗系他1593年出版的诗集《意念,牧人之歌》第六一首。

作品原文

Since there's no help, come let us kiss and part, —
Nay I have done, you get no more of me;
And I am glad, yea, glad with all my heart,
That thus so cleanly1 I myself can free;

Shake hands for ever, cancel all our vows,
And when we meet at any time again,
Be it not seen in either of our brows
That we one jot of former love retain.

Now at the last gasp of love's latest breath,
When, his pulse failing, passion speechless lies,
When faith is kneeling, by his bed of death,
And innocence is closing up his eyes,

—Now if thou would'st, when all have given him over,
From death to life thou might'st him yet recover!

译文

李霁野 译

既然没有办法了,让我们亲吻分离,
我为你做过的,你再也不能从我得去;
我欢喜,是呀,我满心欢喜,
我这样完全摆脱了自己。

握手永别,取消我们所有的誓言,
而且无论何时再见,
不要显在我们各自的眉间
我们保存了我们前恋的一星一点。

现在爱的临终呼吸发出最后喘息,
他的脉搏衰微,热情安卧无语,
信仰跪在他的死榻一隅,
无辜在将他的双眼合起,——

假如你愿,在一切抛弃他的瞬间,
你仍然可以使他从死里生还!

我的感想

德雷顿[1]这人还是很有名的(但请注意不要把他和约翰·德莱顿[2]搞混了)。读了读他的生平:德雷顿是一位英国诗人,大致生活在伊丽莎白一世到詹姆斯一世的时代。诗歌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其中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比较多产,且更贴近伊丽莎白一世时期著作的风格。

概述一下这首诗的内容。在第一节和第二节中,叙述者表明,他处于一段即将破裂的二人关系中,这段感情似乎完全无法维持下去了,他准备和平分手,并很高兴自己能摆脱这段关系,并获得自由,两人永远不会再相爱。可是在第三节中,叙述者的口吻改变了。他把自己的爱情比作一个垂死的人,表示,只要对方能够回心转意,自己的爱情仍会死灰复燃。诗就在这里结束了。他们最后复合了吗?

这首诗中表现出的情感是十分复杂的,或者说可以有多种理解方式。这真是很有趣。我最初的理解方式是,叙述者一直都爱着他的对象,而他的对象不再爱他了。那些“I am glad”、“I myself can free”什么的,都是他无奈之下说出的气话。提议和平分手只是为了留下最后的体面。到第二节的时候,虽然他的话语是绝情的,但我觉得弦外之音是,他希望自己能够做到这样绝情,但是做不到。第三节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再嘴硬,而是开始恳求了:请给我们的爱情一点希望吧!我曾经那么爱你,可是这份爱再也得不到回应了,它即将死去。可是,如果你仍愿意回应这份爱,我的爱情就会立刻燃起希望。在这种理解下,爱的“死”大概不是直接的消亡,而是彻底失去了希望。

不过查资料的时候我又看到了另一种解释方法。在这种解释中,叙述者和他的爱人在爱情中是互相厌倦的,因此才会如此平和地在第一段中说出要和平分手这种话,分手时还要亲吻握手。但是,从第三段开始,叙述者又后悔了。他想起了自己曾在爱情中付出的热情、信仰和天真,不希望这段感情就此逝去。于是他在最后又诚恳地请求爱人,重新考虑一下,我们还能重新开始。[4]不过我不太同意这种解释的地方在于,在第二段中叙述者提议的行为是相当绝情的,和这种感情状态不太匹配;除非他们都在游戏人生。

下面来一段当代人比较喜欢的解释(我随便脑洞的)。叙述者仍然爱着他的爱人,但他的爱人已经厌倦了。他决定最后恳求一次,但不是卑躬屈漆地请求。如果对方不愿接受,那我们就和平分手,让我心中的爱逐渐逝去。但是,如果对方愿意的话,他还愿意继续爱下去。他只是把自己的心意摆在面前,请求对方接受罢了。(此处听起来实在像是某篇知乎问答中讲的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爱情观了。翻了半天都没找到原答案,只好把引文粘在下面。当然这个诠释真的很……现代……了)

令狐冲和任盈盈在感情上是真正的一类人。任盈盈可以为令狐冲孤身上少林,但当他在面临抉择的时候,要让她站到他面前去,她却是万万不愿意的。 同样的,令狐冲可以为小师妹不计生死相救,可以以身饲剑只为她欢喜,但要让他俯首乞怜,哀恳她回心转意,他却是死也做不出来的。他们的「争取」,是把心意敞敞亮亮的放在对方面前,不是跪着求对方接受它。 「两情相悦,贵乎自然」,强求无味,更惹伤心。他们只是在这一点上,比别人想的更明白通透罢了

不过,无论上述哪种解释更好,我都挺喜欢第三节的描写的。换句话说,不就是在这段感情中,激情支配着我的心跳和话语,信念激励着我不断坚持,纯真让我的双眼不断发现你的美么。看来作者心目中完美的爱情是需要激情、信念和纯真的。这很有趣了。如果我也拥有一段由这些要素构成的爱情,那至少它曾经是很美好的。

参考文献

[1] Michael Drayt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chael_Drayton
[2] John Dryde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ohn_Dryden
[3] Michael Drayton Critical Essays. https://www.enotes.com/topics/michael-drayton/critical-essays
[4] give me the summary of poem "Lover's Farewell" by M. drayton. http://www.gradesaver.com/allen-ginsbergs-poetry/q-and-a/give-me-the-summary-of-poem-lovers-farewell-by-m-drayton-57457

脚注

1cleanly: 'entirely.'(彻底地,完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