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Madrigal(情歌)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596
编注:此诗选自《威尼斯商人》第三幕第二场。标题《情歌》系原编者所加。

作品原文

Tell me where is Fancy1 bred,
Or in the heart, or in the head?
How begot, how nourishèd?
Reply, reply.
It is engender'd in the eyes,
With gazing fed; and Fancy dies2
In the cradle where it lies:
Let us all ring Fancy's knell;
I'll begin it, –Ding, dong, bell.
–Ding, dong, bell.

译文

朱生豪 译

告诉我爱情生长在何方?
还是在脑海?还是在心房?
它怎样发生?它怎样成长?
回答我,回答我。
爱情的火在眼睛里点亮,
凝视是爱情生活的滋养,
它的摇篮便是它的坟堂。
让我们把爱的丧钟鸣响。
玎珰!玎珰!
玎珰!玎珰!

我的感想

本来看了这首诗之后没有什么感想,只是觉得“Ding, dong, bell”听起来很像Full Fathom Five里面的丧钟。不过其实这首诗要欢乐得多。

……

因为我发现了一首这首诗的非常棒的改编歌曲!(至少是我觉得很棒啦……)就是Matthew Harris[1]的改编版本。在youtube上有一个国立台湾大学的演唱版本[2],我认为非常棒。网易云音乐上也有一个版本[3],虽然没有那么好听,不过胜在方便,所以我现在正在单循着这首歌。

背景简介我就直接摘录别人的说法了。

本曲出自於《威尼斯商人》(The Merchant of Venice),第三幕之第二景,是莎劇中涉及音樂較多的一齣戲劇。女主角波西亞(Portia)繼承了父親的龐大的遺產,追求者絡繹不絕;波西亞的父親臨終前規定求婚者必須從三個分別由金、銀、鉛製成的盒子中,挑出一個內藏波西亞畫像的,才能與她成婚。
這日,波西亞的意中人巴薩尼歐(Bassanio)前來求婚,但礙於家規,波西亞不能向巴薩尼歐吐露箱內實情,心中焦躁可想而知,便讓家僕哼起這首《告訴我愛情來自何方》作為答案的暗示。
歌詞中的fancy意指對華美外表的迷戀,暗示巴薩尼歐勿以貌取物,因為美麗的事物總是倏忽而逝。在金、銀、鉛三個盒子中,只有鉛盒最為樸實無華;此外前三行的末字的尾韻分別為bred[εd]、head[εd]、nourished[εd],和鉛(lead)一字不謀而合!聰明的巴薩尼歐自能領會其弦外之音,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鉛盒,抱得美人歸。[4]

先说说我直接的感想吧。我觉得,合唱和轮唱为这首歌添上了一种神圣而欢乐的氛围。听了这首歌,我才想到,鲍西亚让仆人唱起这首歌时,内心应该是充满着急切和爱情的甜蜜的。“Reply, Reply”就像是对巴萨尼奥的急切的提示:我对你的爱情已经在我的眼中点亮了,请你切勿以貌取物,选中错误的盒子,辜负我的一片苦心。这听起来固然很美,可是却带上了一丝嘲讽:你们两人之间的爱情也就是这么迅速点亮起来的啊(不管是在脑海还是心房,都是通过眼睛,这点没什么问题)。我想鲍西亚自己也明白这一点,“让我们把爱的丧钟鸣响”。然而,这么一想,即使她知道爱情是如此易变的,仍然愿意勇敢地投身其中。

……以上全部都是脑补。稍微翻了翻剧本,鲍西亚和巴萨尼奥两人确实是一见钟情的。不过我想,他们是因为性情投合,三观合拍而迅速相恋的(而不是看脸),至少为他们我就不用担心了。但是我觉得这首歌仍然是带有一点忧郁的。即使看的是个人品质,那仍然是通过眼睛的啊,有可能会看错的。

不妨在此翻译一个更严肃的分析。

就像很多其他的莎士比亚的诗歌那样,这首歌在表面上是浪漫迷人的,潜台词却是苦涩而反讽的。此处“fancy”一词意为“爱”,却在“take a fancy”(喜欢上,爱上)的意义中暗示着肤浅的爱慕和痴心。这首歌提出了一个哲学问题:爱情(fancy)到底从何而来?爱情到底是感性的(“在脑海”)还是理性的(“在心房”)?这首歌对此的回答是:爱情来源于眼睛——既不是脑海也不是心房。然而,爱情也会在那里消亡。“lie”一词具有双重含义,暗示着,爱情既居住在它的“摇篮”(研究)里,又是具有欺骗性的,因为这样的爱情是基于外在的美貌,而非内心的品质的。这首歌又进一步扩展了问题:当人们相爱,爱情是如何维持下去的呢?歌中对此的回应不多,但它确实对浪漫爱情短暂的性质进行了评价,声称“它的摇篮便是它的坟堂”。“丧钟”一词特指了葬礼时鸣响的钟声,表示有人死去了。在这里,被哀悼的人是人格化的爱情;丧钟为爱情的“死亡”而敲响。[5]

参考文献

[1] Matthew Harris. http://matthewharrismusic.com/news.html
[2] Tell Me Where is Fancy Bred (Matthew Harris) -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Choru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Q59JqWP2aU
[3] Shakespeare Songs: Tell Me Where Is Fancy Bred. https://music.163.com/#/song?id=538751916
[4] Tell Me Where is Fancy Bred《告訴我愛情來自何方》. http://blog.xuite.net/kiki79426/wretch/104895822-Tell+Me+Where+is+Fancy+Bred《告訴我愛情來自何方》
[5] Tell Me Where is Fancy Bred. http://shakesongs.com/tell-me-where-is-fancy-bred/

脚注

1Fancy: 'love.'
2Fancy dies, etc.: love, which is born in the eyes, may die there before coming to maturity; which means no more than that the eyes can show the birth and speedy death of love.(爱情生于眼中,也可能会在成熟之前在眼中消亡;意思是说,除了眼睛,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更深刻地反映出爱情的发生和迅速的消亡。)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A Sea Dirge(海的挽歌)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612
编注:此诗选自《暴风雨》第一幕第二场。标题《海的挽歌》系原编者所加。

作品原文

Full fathom five thy father lies:
Of his bones are coral made;
Those are pearls that were his eyes:
Nothing of him that doth fade1
But doth2 suffer a sea-change
Into something rich and strange.
Sea-nymphs hourly ring his knell:
Hark! now I hear them, —
Ding, dong, bell.

译文

朱生豪 译

五寻的水深处躺着你的父亲,
他的骨骼已化成珊瑚;
他眼睛是耀眼的明珠;
他消失的全身没有一处不曾
受到海水神奇的变幻,
化成瑰宝,富丽而珍怪。
海的女神时时摇起她的丧钟,
叮!咚!
听!我现在听到了叮咚的丧钟。

我的感想

这肯定是我最熟悉的一首莎士比亚的诗了,因为我总在听它的一首改曲(Méav的Full Fathom Five,来自专辑《Silver Sea》[1]),非常好听,我认为是我听过的著名诗歌改编的流行曲中的佼佼者。为什么这首歌给人的观感非常好是值得思考的。我觉得可能有以下几点:

  • 歌词短小精悍。即使是一首普通的十四行诗,其信息量也超过很多流行歌曲了。如果直接全部唱成歌,会使人感到非常烦躁。
  • 唱腔空灵好听,而且符合这首歌的内容特点。轮唱增强了这一特点。
  • 配器简洁明快,而且在适当的时候衬托了气氛。
  • 旋律写的好。其实大部分乐句都在重复同一个旋律(伴奏中最明亮的拨弦乐器更是几乎在一直重复那五个音),听过一遍之后就容易魔音入脑。
  • 莎士比亚的歌词写得好。虽然这是一句废话,但这首歌真的很棒……

好的,下面来讲讲我为什么觉得歌词写得特别棒。嗯,比如,每次有人要举头韵(alliteration)的例子,“Full Fathom Five”一般都会出现。这个短语后来干脆成了一个习语,指那些像诗中的父亲那样沉没于水中无法找回的东西。[2](在现代潜水技术发明之前,五英寻的水太深了。)在这首诗中,头韵成功地唤起了我们的注意力。

接下来的中间部分的意象塑造得非常棒。父亲确实死去了(当然在剧情里其实并没有死,但是此处姑且把他看做是一个死亡的例子),可是这一死亡并非可怖的,而是为他带来了一场“sea-change”,使得他身上那些速朽的事物蜕变成了美丽而不朽的珍宝。这和上一首诗(Fidele)中的阴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我们带来了死神可能具有的另一种面目。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这大概算是一种安慰:死亡也许只是一场蜕变而已。但对于作者本人而言,这已经远不止是一种慰藉,因为他所写下的文字成真了。作者本人逝世之后,他的作品仍然被我们当做珍宝所传颂着,成为了人类最宝贵的精神遗产之一。或许,这也是作者生前对自己的一种期许吧。丧钟时时鸣响,但死亡带来的恐惧和哀伤已经逝去;留下来的只有这些美丽的诗句。(丧钟总会响起来的,比如2016年的莎士比亚逝世400周年的纪念活动……)

网上能找到一大片这首诗的翻译,大概是因为这首诗很棒,很有名,词汇并不艰深,而且并不太长所导致的。但是其中并没有特别亮眼的,因为原诗已经足够好读而且足够棒了,翻译至少需要达到和原文一样棒的水平才能抢眼。所以我只选了一个译成四言诗的版本。

海水荡漾,五浔乃翁。
珊瑚为躯,珍珠为眸。
沧海桑田,而今犹在。
化为异宝,绚丽多彩。
海之女神,鸣钟引魂。
叮咚叮咚,悠远缠绵。[3]

如果是作为这首诗唯一的翻译的话,我并不太赞许这种做法,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

  • 语言风格不相符。我觉得这首诗的原文并不太像中古英语(或者说把“thy”换成“your”,“doth”换成“does”就可以直接无缝对接现代英语了,当然这么讲并不专业……),没有必要译成诗经体的形式。
  • 为了凑字,有些地方翻译得并不准确。比如,“sea change”并不直接等同于“沧海桑田”,原文中也没有讲过钟声“悠远缠绵”,这就属于译者的自由发挥了。
  • 有些地方的语义不太正确。比如“五浔乃翁”一句,如果没有背景,很难想象这一句说的是“你的父亲在五英寻深的水底”。
    但是作为一种尝试还是有点意思的。

"sea-change"

2018.06.17 UPD:今天居然在《计算机系统结构》这门课的课件里也见到了这个习语。

这里的“sea-change”指的是单处理器时代的消亡和并行结构的兴起。说实话,我现在对这个问题的体会并不是很深:本学期的《操作系统》面对的主要还是一个单处理器系统(uCore),虽然体会到了同步互斥问题的难度,不过这个问题是单处理器时代进行上下文切换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很难说和多核结构有什么极大的关系。我打算今年暑假的时候去做一下MIT6.824的并行系统实验,大概会对这个问题有更深刻的理解。

参考文献

[1] Full Fathom Five. http://www.celticlyricscorner.net/meav/full.htm
[2] Ariel's Song.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riel's_Song
[3] 单曲Full Fathom Five. https://music.163.com/#/song?id=20152470

脚注

1Nothing of him that doth fade, etc.: i.e. every perishable part of him is undergoing a change.(他身上每个速朽的部分都在经历变化。)
2But doth: 'which does not.'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Fidele(斐苔尔)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609
编注:此诗选自《辛白林》第四幕第二场。原诗共四节,原编者删去了最末一节并加标题《斐苔尔》。(但是我又擅自加上去了,因为我很喜欢最后一段。)

作品原文

Fear no more the heat o' the sun
Nor the furious winter's rages;
Thou thy worldly task hast done,
Home art gone and ta'en thy wages:
Golden1 lads and girls all must,
As chimney-sweepers, come to dust.

Fear no more the frown o' the great,
Thou art past the tyrant's stroke;
Care no more to clothe and eat;
To thee the reed is as the oak2:
The sceptre, learning, physic, must
All follow this, and come to dust.

Fear no more the lightning-flash
Nor the all-dreaded thunder-stone3;
Fear not slander, censure rash;
Thou hast finish'd joy and moan:
All lovers young, all lovers must
Consign to thee4, and come to dust.

No exorcisor harm thee!
Nor no witchcraft charm thee!
Ghost unlaid forbear thee!
Nothing ill come near thee!
Quiet consummation have,
And renowned be thy grave!

译文

朱生豪 译

不用再怕骄阳晒蒸,
不用再怕寒风凛冽;
世间工作你已完成,
领了工资回家安息。
才子娇娃同归泉壤,
正象扫烟囱人一样。

不用再怕贵人嗔怒,
你已超脱暴君威力;
无须再为衣食忧虑,
芦苇橡树了无区别。
健儿身手,学士心灵,
帝王蝼蚁同化埃尘。

不用再怕闪电光亮,
不用再怕雷霆暴作;
何须畏惧谗人诽谤,
你已阅尽世间忧乐。
无限尘寰痴男怨女,
人天一别,埋愁黄土。

没有巫师把你惊动!
没有符咒扰你魂魄!
野鬼游魂远离坟冢!
狐兔不来侵你骸骨!
瞑目安眠,归于寂灭;
墓草长新,永留追忆!

紫蓉 译

再也無需畏懼炙熱的太陽,
抑或盛怒冬日的嘶狂;
你已卸下塵世的重擔,
歸返家園,領得了報償。
黃金歲月的少年少女們,
一如掃煙囪者,終將化土化塵。

再也無需畏懼高位者的蹙眉,
你已安然遠離暴君的皮鞭,
再也無需擔憂衣食的短缺,
對你而言,橡樹無異於蘆葦。
王權、知識、醫學,終將入墳,
皆依循此路,而化土化塵。

再也無需畏懼閃電的疾光,
抑或可怖雷石來自四面八方;
不再畏懼頻頻的責難與誹謗,
你已嚐盡了快樂,終結了悲傷。
年少的戀人,所有的戀人,
終將委身於你,而化土化塵。

巫術無法傷害你!
魔咒無法施予你!
逃逸的幽靈遠離你!
邪惡無法靠近你!
你已擁有寧靜的結局,
而尊譽降臨你的墓地!

(来自网友翻译[1]

我的感想

《辛白林》这部剧本不太有名,大概是因为其中的故事过于芜杂,乱七八糟的,感觉像是《李尔王》、《奥赛罗》、《白雪公主》和《俄狄浦斯王》的混合体。维基上说,《辛白林》故事的取材的来源包括了拉斐尔·霍林斯赫德的《英格兰、苏格兰和爱尔兰编年史》和谢菲(Geoffrey of Monmouth )的《不列颠诸王史》(Historia Regum Britanniae ),部分情节可能参考了薄迦丘的《十日谈》,极为普及的如白雪公主、灰姑娘等的欧洲童话和1589年的一个佚名作家的剧本《爱情和命运获胜传奇》。[2]

这可真是乱七八糟。所以我决定不把剧情全部贴出来了,因为这和这首诗的关系不大。

啊,我好喜欢这首诗啊,甚至想背下来。

我有时候也想,每天都在以一个很不专业的角度来读这些诗,到底是为了什么?没有人需要这些内容,甚至可能会误导其他人;我似乎也没有得到多少快乐(熬很多夜……)。但是在深夜读到这首诗之后,我觉得我被拯救了。那种直击心灵的感觉……可能这就是读很多诗的意义,在读不那么喜欢的诗的时候锻炼自己的欣赏水平,然后在读到这样的诗时,赶紧,抓住它。

好吧,废话似乎已经说得有点多了,还是分析一下这首诗吧。

背景资料还是需要一点的。简单来说,从唱这首歌的人的角度来看,发生的事是这样的:两个年轻人在一个洞穴中发现了一个落难的男孩,三人一见如故。但男孩因为旅途困顿很快死去,于是他们为这孩子唱了这首挽歌,并且用花朵覆盖在他的身上,将他埋葬。(实际发生的剧情请见维基百科)从这个角度来看,生命真是无常。

挽歌是唱给生者的,而不是死者的;至多可以说是唱给生者对死者的想象的。歌中既显示了死亡宁静的一面,又指出了死亡可怖的一面。宁静的一面大概来自理性的推测:显然,死者不会再像生者一样受到压迫和伤害,也不必再为衣食和功名来忙碌,他安息了。这是歌中前三段所讲的事情。有趣的是,我试图为每一段概括出一个“死亡为我们带来什么”主题,却发现这样很难概括出什么有逻辑的东西,每段中大概都讲了三件不同的事情,每句一件事。但是,如果进行平行比较,每段的结构大致是相同的。

第一段 第二段 第三段
主题1 自然的可怖 权力的压迫 自然的可怖
主题2 为生计奔忙 为生计奔忙 人言可畏
主题3 青春易逝 知识易逝 爱情易逝

这样可以重新横向概括为三个主题:威权的压迫、生活和社交的忙碌,以及美好的消逝。当然这些概括都不能说是非常全面准确的,只是一个说法而已。

可怖的一面则来自对死亡未知的恐惧。死者也许是去往另一个世界了,可是那个世界是生者完全无法了解的,甚至有可能比活着的世界还更加危险恐怖。最后一段就显示出了生者的这种恐惧:他们为死者可能遭受的痛苦而祈祷。这一段不由得让我想起《楚辞·招魂》:

魂兮归来!东方不可以讬些。
长人千仞,惟魂是索些。
十日代出,流金铄石些。
彼皆习之,魂往必释些。
归来兮!不可以讬些。

最后评价一下翻译吧。我从主观上对朱生豪的译文有两点不满意的:

  • 原诗中不断重复的“come to dust”体现得不是很好。(并没有明确地译出来,而是融合在翻译中了。这一点不一定算是缺点,因为这可能并不符合中文诗的一般写作特点,但是我就想看到这种重复。)
  • “无限尘寰痴男怨女,/人天一别,埋愁黄土。”一句有种琼瑶小说/《红楼梦》既视感。原文是“All lovers young, all lovers must/Consign to thee, and come to dust.”。不过,通过看注释可以发现,紫蓉这句话根本就是译错了,所以大概确实不好翻译吧。

其余部分都挺好的。可以看出,紫蓉的译文更“literal”(逐字翻译),但朱生豪的译文显得更自由一些。我无法评价两者的好坏,不过有一点我认为紫蓉处理得更好,就是最后部分中咒语(或者说祈祷?大概)的语气。我觉得“巫術無法傷害你!魔咒無法施予你!”比“没有巫师把你惊动!没有符咒扰你魂魄!”更符合原文的语气,不过,这当然也是我的个人看法了。

2018.6.26 UPD:
期末考试之前的某天晚上听歌的时候,偶然在Loreena Mckennitt的《The Visit》专辑中找到了这首歌的改编版[3]。我以前好像还算是个她的狂热粉丝呢,怎么对这种事情毫无印象。这首歌名为《Cymbeline》,大概我那个时候还对莎士比亚一无所知,所以也没有好好听吧。总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棒的一首歌。(不过就是中东气息多了点……?)

参考文献

[1] 莎劇《辛白林》︰葬禮之歌. http://blog.xuite.net/vistara/wretch/104151975-莎劇《辛白林》︰葬禮之歌
[2] 辛白林. https://zh.wikipedia.org/wiki/辛白林
[3] Cymbeline by Loreena Mckennitt. http://music.163.com/song?id=2923344&userid=261028414

脚注

1Golden: 'resembling gold, either in beauty or value.' Cf. the Golden Age, the Golden Legend, the Golden Treasury, etc.(像金子一样美丽,或像金子一样贵重。参见黄金时代,黄金传奇,英诗金库。)
2the reed is as the oak: i.e. all earthly things, whether strong or weak, are equally unimportant.(所有地上的事物,无论强大还是弱小,都一样无足轻重。)
3thunder-stone: 'thunderbolt.'(雷电。)
4Consign to thee: 'seal the same contract with thee.'(和你签订相同的合约。)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Dirge of Love(爱的挽歌)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600
编注:此诗选自《第十二夜》第二幕第四场。

作品原文

Come aray, come away, Death,
And in sad cypres let me be laid;
Flay away, fly away, breath;
I am slain by a fair cruel maid.
My shroud of white, stuck all with yew,
O prepare it!
My part of death, no one so true
Did share it.

Not a flower, not a flower sweet
On my black1 coffin let there be strown;
Not a friend, not a friend greet
My poor corpse, where my bones shall be thrown:
A thousand thousand sighs to save,
Lay me, O where
Sad true lover never find2 my grave,
To weep there.

译文

朱生豪 译

过来吧,过来吧,死神!
让我横陈在凄凉的柏棺3的中央;
飞去吧,飞去吧,浮生!
我被害于一个狠心的美貌姑娘。
为我罩上白色的殓衾铺满紫衫;
没有一个真心的人为我而悲哀。

莫让一朵花儿甜柔,
撒上了我那黑色的、黑色的棺材;
没有一个朋友迓候
我尸身,不久我的骨骼将会散开。
免得多情的人们千万次的感伤,
请把我埋葬在无从凭吊的荒场。

紫蓉 译

快來吧,快來吧,死亡,
讓我臥於悲傷的柏樹棺木裡;
快走吧,快走吧,氣息;
我喪命於美麗狠心的少女手裡。
我白色的屍衣鋪滿了杉樹枝,
啊,備妥吧!
無人如我這般真誠地
為愛而逝。

別讓一朵花,別讓一朵甜美的花
拋擲於我黝黑的棺木上;
別讓一位朋友,別讓一位朋友拜訪
我可悲的遺體,我遭棄的屍骨:
別虛擲千百個千百個嘆息,
將我掩埋,啊,讓悲傷
真心的戀人永不見我的墳,
於那兒哭泣!

(来自网友翻译[1]

吴兴禄 译

無常爾來矣﹐置我於柩床。一息已云絕﹐殺我乃姣娘。
麻絰及紫杉﹐速備慎毋忘。無人愛我深﹐乃肯殉我亡。

竟無一好花﹐撒余靈柩旁。竟無一良朋﹐弔余埋骨場。
不須為余泣﹐葬余在遐荒。親友無覓處﹐免其徒哀傷。

(来自网友翻译[2]

我的感想

说实话,将这些诗歌收录在这里,本意是想收集各种各样的英文诗翻译并且进行对比的,毕竟诗歌本身好找,翻译却没那么好找。又有谁真要听我这样一位业余爱好者对这些诗妄加的评论呢?今天竟然真的有了这样的机会,我却开始犹豫了,把这些不知名的译者(显然,并不是所有诗的不同翻译版本都是不知名的,只不过我找到的大概都是网友翻译的)的译文和朱生豪的翻译摆在一起真的好吗?还是我被这位翻译家的鼎鼎大名迷惑了心智,变得对其他人太过傲慢了?

最后还是加了,虽然网名看起来有点尴尬。大不了再删除呗。

《第十二夜》的背景故事是人们所耳熟能详的了。故事主要叙述了几个相关人物的爱情故事。主要的剧情是:薇奥拉(Viola)和西巴斯辛(Sebastian)是孪生兄妹,两人长得很像,却在一次船难中分开了,两人都以为对方已经在船难中丧身。薇奥拉决定化妆成西萨里奥(Cesario),到伊利里亚(Illyria)当地的奥西诺公爵(Duke Orsino)的门下充当男仆。而当时奥西诺公爵疯狂地爱上了刚刚失去了哥哥的奥丽维娅伯爵小姐(Olivia)。已经爱上奥西诺的薇奥拉被公爵指派向奥丽维娅传达爱慕之意,但是被奥丽维娅拒绝了。奥丽维娅此时却又爱上了传口信的薇奥拉,当奥丽维娅向薇奥拉表达爱意时,薇奥拉明确地拒绝了。可是随后西巴斯辛出现,并巧遇奥丽维娅。奥丽维娅再次向西巴斯辛(她以为是薇奥拉)求爱,对奥丽维娅一见钟情的西巴斯辛立刻同意结婚,四个人最终相遇,才使得谜团解开,奥丽维娅与西巴斯辛结婚,而奥西诺也察觉到薇奥拉对自己的爱情,两人也最终结合。[3]

好吧,虽然我看过现代改编的电影《She's the Man》,但其实我还没有细读这部喜剧,有时间会去读的。这首歌就来自《第十二夜》的第二幕第四场。此时,公爵正在追求奥丽维娅而不得,于是他召来奥丽维娅的弄人费斯特唱歌排解忧愁。公爵本人对这首歌是这么评价的:“啊,朋友!来,把我们昨夜听的那支歌儿再唱一遍。好好听着,西萨里奥。那是个古老而平凡的歌儿,是晒着太阳的纺线工人和织布工人以及无忧无虑的制花边的女郎们常唱的;歌里的话儿都是些平常不过的真理,搬弄着纯朴的古代的那种爱情的纯洁。”而费斯特唱完之后,对公爵这样说:“好,忧愁之神保佑着你!但愿裁缝用闪缎给你裁一身衫子,因为你的心就像猫眼石那样闪烁不定。”这两个人的话真是充满了讽刺。这首歌看似悲伤,唱的人和听的人却全没有认真对待的意思,而是把它看作是随意搬弄感情,而爱情本身也是飘忽不定的——不错,此时奥丽维娅已经疯狂地爱上了西萨里奥,可是随后又迅速地把西巴斯辛当成了替代品;公爵一边嘲讽着自己一边疯狂地追求奥丽维娅,可是之后又对与薇奥拉结合感到相当满意。

网上有一篇评论[4]详细地论述了这部剧本中死亡的形象。总之,就是死亡的阴影看似无处不在(海难、薇奥拉和西巴斯辛互相以为对方死了、奥丽维娅的哥哥,以及这首诗中为爱情要死要活的公爵),但实际上却没有什么威力(海难中死去的人没有多加描写,薇奥拉和西巴斯辛都活得好好的,奥丽维娅已经准备好投入新生活,公爵也迅速移情别恋)。这一点倒是很有趣。

似乎是时候比较一下翻译了。我冒昧地觉得,紫蓉的译文读起来更顺口,大概是因为押韵更多。吴兴禄的译文更有特点(五言诗,看起来很有乐府风格),值得赞赏,但似乎在某些地方与原义不相符合。比如“竟無一好花﹐撒余靈柩旁。竟無一良朋﹐弔余埋骨場。”这两句,我认为原义是自暴自弃,不希望美好的东西与自己的死亡产生联系;但此处却变成哀叹无人哀悼自己了。有趣的是,原诗中“My part of death, no one so true/Did share it.”一句,三种译文的理解均不同。朱生豪译作“没有一个真心的人为我而悲哀。”,将“share my part of death”解作“为我的死亡感到悲伤”之义。而紫蓉译为“無人如我這般真誠地/為愛而逝。”,认为此处的“share”是比较之意。而最后一种译法“無人愛我深﹐乃肯殉我亡。”在理解上最为直接,“share my part of death”即“与我同生共死”。究其原因,还是对“share”的程度理解不同。我觉得这三种说法各有道理,真是非常有趣。

参考文献

[1] 莎劇〈第十二夜〉︰Come away, death. http://blog.xuite.net/gardenofpoems/vistara/124303372-莎劇〈第十二夜〉︰Come+away%2C+death
[2] Dirge of Love 愛之輓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c68e3b0100mj36.html
[3] 第十二夜.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第十二夜
[4] Twelfth Night: Come away, come away, death. https://agoldoffish.wordpress.com/2010/08/16/twelfth-night-come-away-come-away-death/

脚注

1black: i.e. covered with a black pall.(笼罩着黑云。)
2never find: this is subjunctive, = 'may never find.'(虚拟语气。)
3此处“柏棺”原文为Cypress,自来注家均肯定应作Crape(丧礼用之黑色皱纱)解释;按字面解Cypress为一种杉柏之属,径译“柏棺”,在语调上似乎更为适当,故仍将错就错,据字臆译。——译者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Blow, blow, thou winter wind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599
编注:此诗选自《皆大欢喜》第二幕第七场,诗中将大自然的善与人类的恶进行了对照。

作品原文

Blow, blow, thou winter wind,
Thou are not so unkind1
As man's ingratitude;
Thy tooth is not so keen
Because thou art not seen,
Although thy breath be rude.
Heigh ho! sing heigh ho! unto the green holly:
Most friendship is feigning, most loving mere folly:
Then, heigh ho! the holly;
This life is most jolly.

Freeze, freeze, thou bitter sky,
That dost not bite so nigh2
As benefits forgot:
Though thou the waters warp3,
Thy sting is not so sharp
As friend remember'd not4.
Heigh ho! sing heigh ho! unto the green holly:
Most friendship is feigning, most loving mere folly:
Then, heigh ho! the holly!
This life is most jolly.

译文

朱生豪 译

不惧冬风凛冽,
风威远难遽5
人世之寡情;
其为气也虽厉,
其牙尚非甚锐,
风体本无形。
噫嘻乎!且向冬青歌一曲:
友交皆虚妄,恩爱痴人逐。
噫嘻乎冬青!
可乐惟此生。

不愁冱6天冰雪,
其寒尚难遽及
受施而忘恩;
风皱满池碧水,
利刺尚难比
捐旧之友人。
噫嘻乎!且向冬青歌一曲:
友交皆虚妄,恩爱痴人逐。
噫嘻乎冬青!
可乐惟此生。

我的感想

我记得《皆大欢喜》中已经有两首诗被收录在英诗金库里了,包括《Under the Greenwood Tree》和《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因此对这部作品的剧情已经比较熟悉了。这的确是一部音乐喜剧,有名的歌曲选段还有《What Shall He Have That Killed the Deer》[1]

……结果竟然想不出什么可说的了。不过,即使无视背景,这首诗也是相当容易理解的(甚至会觉得这一主题有些中国诗人也会写)。在相似的心境之下,读这首诗应该会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和同感,但平时看起来就太悲观了。

参考文献

[1] As You Like I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s_You_Like_It

脚注

1unkind: 'unnatural.'(不自然的。)
2bite so nigh: 'so deeply.'
3warp: now meaning to bend, had originally the idea of changing or turning; the effect of the wind is to change the appearance of the water either by ruffling its surface or by freezing it.(“warp”现在的意思是扭曲,弯曲;它最初有改变和旋转的意思。风对水的影响是通过使水面波动或结冰而表现出来的。)
4friend remember'd not: 'the forgetting of one friend by another.'(一位朋友忘掉了另一位。)
5遽(jù):匆忙,急;惊慌。
6冱(hù):冻,凝聚;闭塞。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Madrigal(情歌)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604
编注:此诗选自《一报还一报》第四幕第一场,表达了玛丽安娜被她的未婚夫安哲鲁遗弃后的凄凉心情。标题《情歌》系原编者所加。

作品原文

Take, O, take those lips away
That so sweetly were forsworn,
And those eyes, the break of day,
Lights that do mislead the morn1:
But my kisses bring again,
Bring again—
Seals of love, but seal'd in vain,
Seal'd in vain!

译文

朱生豪 译

莫以负心唇,
婉转弄辞巧:
莫以薄幸眼,
颠倒迷昏晓;
定情密吻乞君还,
当日深盟今已寒!

我的感想

刚才把《一报还一报》(Measures for Measures)又浏览了一遍,感觉很有趣。目前实在懒得概括剧情,不妨参见《莎士比亚故事集》[1]或者维基百科的介绍[2]。剧情本身引发了我的很多思考,但是我觉得这些在这首诗中并非重点。我们还是暂且聚焦于玛丽安娜的遭遇好了,不然又要长篇累牍地搞起莎士比亚分析来了。

(首先赞誉一下翻译,翻得真好。)这首诗(歌)的出场时间是第四幕第一场的开头,在玛丽安娜上场的时候由童儿唱出,可以说是人物主题曲一般定下调子的东西了。剧情中,随后就是乔装打扮的公爵和依莎贝拉上场,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希望。后来她再出场就是玛丽安娜向公爵恳求饶安哲鲁一命了。虽然可以想象,她的命运的确很悲惨(五年的痛苦折磨!),但是这一点在剧中并没有大肆渲染,只是在最后公爵声称要处决安哲鲁时会稍微想象到一点她刚刚获得莫大的希望却又马上要被剥夺的痛苦。

这首诗确实写得很不错,不过并没有什么特异的地方,主题反倒是有点烂俗了。不过,我接下来还想谈谈玛丽安娜作为一个文学形象的事情。

我之前比较熟知的是丁尼生的《Mariana》[3]。事实上,我更熟知和喜欢的是《The Lady of Shalott》这首诗,不过有人指出,玛丽安娜是夏洛特在文学形象上的姊妹[citation needed],所以我也大概了解了一下这首诗。当时读得并不深刻,但只要细读一番,就能体会到那种深刻的困于一地的痛苦。不过,当时我并没有想过,这个形象与莎士比亚剧本中的玛丽安娜到底是否符合。

今天随便翻了翻原著的剧本,突然想到这么一件事:如果让我来写一篇关于玛丽安娜的同人的话,我很大概率会选择她与安哲鲁举行结婚仪式之后却听说安哲鲁立刻要被处决的部分来写,因为这部分的感情变化最为激烈,也最容易代入感情。但是丁尼生显然不是这么想的。他反而选择了她在房子里独居着,受着一成不变的煎熬的部分来写。而且他写得很好,这种痛苦令人感同身受。这就很有趣了。我想,这里面固然夹杂着私货,当然也说明了丁尼生在描写此类题材上的天才。

想到了莱辛的《拉奥孔》中的理论,现在看来,它已经彻底地成为了时代的眼泪。诗中当然可以摹写静态的事物,画中也可以表现动态的痛苦。我大概需要多找些文学批评来看了,可是也没有时间。

参考文献

[1] 一报还一报. https://www.kanunu8.com/book4/8888/198950.html
[2] Measure for Measur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easure_for_Measure
[3] Mariana (poem).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ana_(poem)

脚注

1Lights that do mislead the morn: i.e. her eyes are so bright that the morn takes them for the Sun—a common conceit of the period.(他的眸子如此明亮,以至于黎明把它们错当成了太阳——这是当时常见的比喻。以及我觉得这里明显应该是“他”,大概原文又打错了。)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Winter(冬之歌)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594
编注:此诗选自《爱的徒劳》第五幕第二场。

作品原文

When icicles hang by the wall
And Dick the shepherd blows his nail1,
And Tom bears logs into the hall,
And milk comes frozen home in pail;
When blood is nipt, and ways be foul,
Then nightly sings the staring owl
Tuwhoo!
Tuwhit! towhoo! A merry note!
While greasy Joan doth keel the pot2.

When all aloud the wind doth blow,
And coughing drowns the parson's saw3,
And birds sit brooding4 in the snow,
And Marian's nose looks red and raw;
When roasted crabs5 hiss in the bowl—
Then nightly sings the staring owl
Tuwhoo!
Tuwhit! tuwhoo! A merry note!
While greasy Joan doth keel the pot.

译文

朱生豪 译

当一条条冰柱檐前悬吊,
汤姆把木块向屋内搬送,
牧童狄克呵着他的指爪,
挤来的牛乳凝结了一桶,
刺骨的寒气,泥泞的路途,
大眼睛的鸱鸮夜夜高呼:
哆呵!
哆喴6,哆呵!它歌唱着欢喜,
当油垢的琼转她的锅子。

当怒号的北风漫天吹响,
咳嗽打断了牧师的箴言,
鸟雀们在雪里缩住颈项,
玛利恩冻得红肿了笔尖,
炙烤的螃蟹7在锅内吱喳,
大眼睛的鸱鸮夜夜喧哗:
哆呵!
哆喴,哆呵!它歌唱着欢喜,
当油垢的琼转她的锅子。

我的感想

咦,这又是一首选自《爱的徒劳》的诗,上一首是《英诗金库》I-20:On a day, alack the day, by W. Shakespeare。据说这是《爱的徒劳》的结尾处的两首诗之一,这两首诗中,一首是赞颂春天的,一首是赞颂冬天的(就是这首),但是这首诗的赞扬表现得很微妙。它承认了冬天的冷和不舒适,却没有用到“cold”和“unpleasant”之类的词汇。总的来说,写得很生动。[1]

参考文献

[1] When Icicles Hang by the Wall: William Shakespeare - Summary and Critical Analysis. https://www.bachelorandmaster.com/britishandamericanpoetry/when-icicles-hang-by-the-wall.html#.WzUjsqczY2w

脚注

1blows his nail: breathes on his finger-tips to warm them.
2keel the pot: 'cool the contents of the pot by stirring.'
3saw: 'trite maxim.'
4brooding: the first meaning is to sit on eggs, and so to sit still as if one were trying to hatch out a scheme.
5crabs: heated ale with spice or sugar and a roast crab-apple or a slice of toast added was a favourite drink for winter evenings.
6哆(duō )喴(wēi),大概是语气词。
7就注释而言,这里大概译错了或者译得不好,“crab”指的并不是真的螃蟹,而是一种热饮料。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Carpe Diem(活在当下)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600
编注:此诗选自《第十二夜》第二幕第三场。标题系原编者所加。

作品原文

O Mistress mine, where are you roaming?
O stay and hear! your true-love's coming
That can sing both high and low;
Trip no further, pretty sweeting1,
Journeys end in lovers' meeting—
Every wise man's son doth know.

What is love? 'tis not hereafter;
Present mirth hath present laughter;
What's to come is still unsure:
In delay there lies no plenty, —
Then come kiss me, Sweet-and-twenty,
Youth's a stuff will not endure.

译文

朱生豪 译

你到哪儿去,啊我的姑娘?
听呀,那边来了你的情郎,
嘴里吟着抑扬的曲调。
不要再走了,美貌的亲亲;
恋人的相遇终结了行程,
每个聪明人全都知晓。

什么是爱情?它不在明天;
欢笑嬉游莫放过了眼前,
将来的事有谁能猜料?
不要蹉跎了大好的年华;
来吻着我吧,你双十娇娃,
转眼青春早化成衰老。

我的感想

想不动了……[1]

参考文献

[1] Song: “O Mistress mine where are you roaming?”. https://www.poetryfoundation.org/poems/47420/song-o-mistress-mine-where-are-you-roaming

脚注

1sweeting: properly a sweet apple, and hence a term of affection.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Love's Perjuries(爱的谎言)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594
编注:此诗选自《爱的徒劳》第四幕第三场。

作品原文

On a day, alack the day!
Love, whose month is ever May,
Spied a blossom passing fair1
Playing in the wanton2 air:
Through the velvet leaves the wind,
All unseen 'gan3 passage find;
That the lover, sick to death,
Wish'd himself the heaven's breath.
Air, quoth he, thy cheeks my blow;4
Air, would I might triumph so!
But, alack, my hand is sworn
Ne'er to pluck thee from thy thorn:
Vow, alack, for youth unmeet;
Youth so qpt to pluck a sweet.
Do not call it sin in me
That I am forsworn5 for thee:
Thou for whom Jove would swear
Juno but an Ethiope6 were,
And deny himself for Jove,7
Turning mortal for thy love.

译文

朱生豪 译

有一天,唉,那一天!
爱永远是五月天,
见一朵好花娇媚,
在款款风前游戏;
穿过柔嫩的叶网,
风儿悄悄地来往。
憔悴将死的恋人,
羡慕天风的轻灵:
风能吹上你面颊,
我只能对花掩泣!
我已向神前许愿,
不攀折鲜花嫩瓣;
少年谁不爱春红?
这种誓情理难通。
今日我为你叛誓,
请不要把我讥刺;
你曾经迷惑乔武8
使朱诺9变成黑人,
放弃天上的威尊,
来作尘世的凡人。

我的感想

总之,《爱的徒劳》并不是一部很有名的作品,它的情节大概是这样的……

《爱的徒劳》是莎士比亚早期格调最为明快的喜剧之一。故事梗概是:那瓦国国王和三个贵族朝臣,发誓三年不近色,不料法国国王派公主带三名侍女前来谈判某地归属问题,四名男子很快放弃初衷,各自堕入情网。于是四对男女演出了一系列风流滑稽戏,最后法国使者忽然来报法国国王去世,公主必须立即回去,公主代表女方规定。男方必须等待一年,以观是否变心,四位女士飘然离去,尽管剧名为“爱的徒劳”,但从剧情来看,该剧所表现的是爱能成战胜一切。
莎翁在剧中以巧妙的情节创造出许多使观众捧腹的笑料,嘲笑了摒弃爱情的禁欲主义,也嘲笑了爱情的盲目性。全剧到处都是文字游戏和双关语,剧中所包容的社会各个阶层,从国王、大臣到农业、小丑,其语言无不各具特色,符合人物各自的身份,此剧还穿插了不少清新、优美的歌曲和民歌,这些民歌都富有诗意,散发着英国乡间泥土的清香,充分表现了莎士比亚的语言天才。[1]

TODO

参考文献

[1] 爱的徒劳.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116395/

脚注

1passing fair: 'surpassingly beautiful.'
2wanton: 'sportive.'
3'gan: i.e. began.
4He addresses his lady: — 'The air may touch thy cheeks-would that I might do the same'!
5To be forsworn is to break an oath.
6Ethiope: 'a blackamoor.'
7deny himself for Jove: 'assert that he was Jove no longer.'
8乔武(Jove)通译作约芙,即罗马神话中的主神朱庇特(Jupiter)。——编注者
9朱诺(Juno),天后,主神朱庇特之妻。——编注者

作品基本信息

作品名称:Under the Greenwood Tree
作者:William Shakespeare(威廉·莎士比亚)
出版年代:1599
编注:此诗选自《皆大欢喜》第二幕第五场。

作品原文

Under the greenwood tree
Who loves to lie with me,
And turn his merry note
Unto the sweet bird's throat—
Come hither, come hither, come hither!
Here shall he see
No enemy
But winter and rough weather.

Who doth ambition shun
And loves to live i' the sun,
Seeking the food he eats
And pleased with what he gets—
Come hither, come hither, come hither!
Here shall he see
No enemy
But winter and rough weather.

译文

朱生豪 译

绿树高张翠幕,
谁来谐我偃卧,
翻将欢乐心声,
学唱枝头鸟鸣:
盍来此?盍来此?盍来此?
目之所接,
精神契一,
唯忧雨雪之将至。

孰能敝屣尊荣,
来沐丽日光风,
觅食自求果腹,
一饱欣然意足:
盍来此?盍来此?盍来此?
目之所接,
精神契一,
唯忧雨雪之将至。

我的感想

啊,我感觉朱生豪译得超棒的,我甚至都想把译文背下来(而不是原文)

《皆大欢喜》这部剧本的音乐性不错,后面似乎有很多诗都来自于这部作品。

由于《皆大欢喜》里有许多歌曲,它被称为一部音乐喜剧。的确,这部剧本里的歌曲数量比莎士比亚的其他任何一部剧本都要多。这些音乐包含在阿尔丁森林中发生的故事里,如下所述:

  • Under the Greenwood Tree:这首歌总结了老公爵对乡村生活相比于宫廷生活的舒适性的看法。这首歌是阿米恩斯(Amiens)唱的。
  • Blow, Blow, Thou Winter Wind:这首歌也是阿米恩斯唱的。它认为,和忘恩负义者给人带来的心理伤害相比,冰霜和冬日寒风造成的肉体痛苦反而是较易忍受的。
  • What Shall He Have That Killed the Deer:这首歌与相邻几幕里的情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剧本增添了一丝活泼的气息和森林色彩。它强调了田园生活的色彩。
  • It Was a Lover and his Lass:这是婚礼仪式的序曲。它赞颂了春天,宣布了自然界的新生和人类生活中道德的复兴。[1]

网易云音乐上有这首歌的诸多版本。[2]

参考文献

[1] As You Like I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s_You_Like_It
[2] Under The Greenwood Tree. http://music.163.com/song?id=405998575

脚注